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82|回复: 0

西红柿 vmxm0jh5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5-10-11 12:01:16 |显示全部楼层
西红柿
对这个常规是椭圆的、略扁的、红彤彤的植物——西红柿,意中以往的记忆是断断续续,且残缺不全的。尽管印象不深刻,但并不影响对它的喜爱。   

  小时候关于西红柿,几乎没有什么印象。一是它不能替代菜肴;二是出现的时候不多,既食用的机会不多;三是酸溜溜的,不是很可口。对于生长在物质极度匮乏年代的人,要想如现在一样佐白糖食用,就连想一想都是奢侈的。那时候常年难得见到白糖,即或有,那亦是年节一家一户按证供应二斤的稀罕食品,基本是病号才能品尝得到的。对了,或者在五月节吃粽子的时候可以享用,但仅仅在五月初五那一天。粽子盛在碗里后,母亲会撒上一层糖,让你小心地蘸着吃。也许粽子是管够的,但白糖是限量的。   

 这项研究告诉我们 现在吃西红柿,就是品尝那股酸中略带甜的滋味。而小时候,要想吃到熟透的西红柿,要到七八月份,而且刚刚上市不久,季节很快就过去了。倒是半生不熟的,还能经常看到,所以吃起来酸多于甘甜。至于其它季节,不要幻想着还能见到西红柿的踪迹。   

  记得有一天午后,意中与母亲准备去看电影,刚出家门,看到和兴副食品商店来了一马车西红柿,意中赶紧排在了第一号。也就是三二分钟的事,一支长长的购买队伍就迅速形成了,虽然那时卖东西的速度极快,仍然没有闻风而至的买东西的快,排在第一的意中,当时还没有达到上学的年龄,太矮小了,以至于被湮没在人海里,拼了命才买到限购的5斤西红柿,而且还是罕见的橙黄色。正是因为被狠狠地推搡了一番,又是橙黄色的,才留下了印象。   

  还有一次印象颇深的是,邻居小威大姨从乡下来走亲戚。已经是深秋九月,居然带来了很多自家栽种的西红柿。在那个有些寒凉的夜晚,在喷出的呼吸都略带气雾的季节里,能够手捧着微凉的西红柿,咬一口,一股熟透的甘甜瞬间传遍了周身,那份爽,系此前所没有机会体味的。那时候才知道,原来西红柿在秋天吃,口感更好,滋味更浓郁。但,知道是知道了,却没有办法实现品尝的愿望。   

  1981年意中临毕业的时候,班级组织了一次游松花江,可惜那天专业教员室的几位资深教师有事没有参加。所以,第二天中午意中决定请没有成行的老师吃顿饭。因为是学生,经济上不宽裕,虽然有点班费可资使用,但花费过多还是于心不忍的。其实,说句心里话,野游那天已经准备了很多副食品,正因为老师没去剩下了。又是七月份的天气,野游之后的多数同学都回家了,再不吃就坏了(当时可没有冰箱贮藏,就连冰箱都没有听说过)。正是基于不吃就坏了的思想,才临时起意在现有副食品基础上宴请老师一番。当然了,只能在宿舍进行了。意中与唯一没 加多宝集团创始者陈鸿有回家的六弟海有把吃剩的猪头肉、红肠、酱猪肝、松仁小肚、花生米凑了五盘菜,又到大桥饭店花一元四角买了一盘溜肉片、一盘木须肉,外加一瓶龙滨白酒几瓶汽酒,基本就搞定了。在去购买东西的时候,看到西大桥菜市场有卖西红柿的,是那种只有顶部略微泛红,周身青色的西红柿。海有非要买几斤尝尝,意中说太生了不能空口吃,但海有实在太想吃了,就不管不顾地买了几斤。   

  果如意中所料,那西红柿生的,一掰开,只有一点点红,用嘴把红的部位啃下来,其余的部分根本无法下咽。于是,一洗脸盆西红柿也就啃了啃芯。   

  当意中把菜肴摆上桌之后,一数,七个菜,出单了。怎么办?再去买一个菜?时间来不及了,再说还得花钱。一眼瞧见了海有啃剩下的西红柿。意中告诉他,赶紧把西红柿用刀切切,把有牙印的地方削去,块小点,多撒糖,来盘糖拌柿子。   

  最后,这盘糖拌柿子连汤都被老师喝了。不要说意中创意有些阴损,在那样的条件下,能够造出那样一盘美味佳肴,还是有些灵气的,尤其是在西红柿还没有上市的时候吃到了稀罕食物,那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反季呀!   

  七月中旬了,西红柿才刚刚泛红,要吃到成熟的西红柿,要到七月末八月初,而九月份就下霜,至于期间能吃到多少西红柿,要取决于市场上什么时候有卖的。   

  1987年春季,妻即将分娩,最喜欢吃的有两样食物,一是冰糕;二是西红柿。当时,意中的月工资是64元,加上10元出头的补贴,肯定不足80元,而冰糕当时一元3个,尽管妻更乐意吃冰糕,但却不能经常消费。所以,西红柿就成了首选。而彼时的西红柿,刚刚由菜市场转移到水果摊床,与水果成了等身价的食物。一个个通体透红的西红柿,论个买卖,最好的价格在四角一斤左右。   

  二十几年过去了,西红柿已经成了四季不可或缺的食品,可以烹制菜肴,亦可以当做水果享用,甚至有些高档酒店作为馈赠品直接上桌供就餐的客人品尝。而现在的西红柿,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形态与颜色,大的小的,浑圆的扁平的,红的紫的黄的绿的以及各种颜色相间的,而原来最不被看好的绿色,反而价格最贵,口感最好。但尽管可供选择的品种繁多,但却吃不出小时候,尤其是那年深秋的味道了。上世纪末,面对一个藤蔓上挂着诸多诱人、鲜红欲滴的西红柿,意中一位农民亲属曾不解地问,为什么城里卖的西红柿个个这么红?是不是假的?我们家里种的,一根藤秧上长的西红柿,只能一个一个红?这样情形的出现,是科技进步的结果,还是销售者刻意而为之的?意中更愿意是前者。   

  现今,对于意中来说,更多的时候,因为西红柿外观秀美,且可以存放,而被作为冬季购菜的首选。至于吃法,可以直接享用,可以凉拌,也可以佐以西葫芦等烹炒,亦可以用来作道最常见,也是最普遍的西红柿炒鸡蛋。   

  说到西红柿炒鸡蛋,意中记得上个世纪,一到快入冬了,各家各户都会买回来一些西红柿,切成小条,小心地放入老式打点滴用的玻璃瓶子里,用橡胶盖仔细封好,在顶部插一支注射用针头,然后放到锅里用沸水煮,盛放西红柿的瓶子随着沸水排出了空气,就相当于被真空了,这样的西红柿就可以在常温下存放一个冬季。每当有客人临门时,就可以制作一盘西红柿炒 黑檀镜框48珠国画白鸡蛋了。那样的西红柿,已经没有形态,只留有滋味了,应该近似于现在的蕃茄酱吧?不过味道还是蛮好的。写到此,意中想,今年,自己是否再制作几瓶这样的西红柿酱呢,找找过去的感设为首页首    页觉?答案是肯定的。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IC Test Forum Inc.

GMT+8, 2019-3-26 15:56 , Processed in 0.311275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