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66|回复: 0

藏獒见闻录 w1zdh0w3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5-9-30 18:47:28 |显示全部楼层
藏獒见闻录
说西藏,不得不说藏獒。记得读的第一本关于西藏的书《藏地密码》就是以介绍藏獒开头的。刚刚进藏在总队培训基地教官就告诉我们,共有两只藏獒守卫整个基地,白天我们穿着军装不会被攻击;晚上不要随处走动,陌生人很容易成为藏獒攻击对象,而它们的主要任务是防止周围山林野兽的进入。当然,参观总队农场藏獒基地更是成为每名援藏干部的必修课。自那时起,藏獒便在我心目中蒙上了与众不同神秘色彩。   

说獒、说犬在西藏是个重要话题,而且多是赞美之情,崇敬之意。藏獒以其对主人极度的忠诚热情,雄浑有力的体魄,充满野性的攻击能力著称于世。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13世纪进入川藏就鼓励创办旅游文化演出对“体大如驴,吼声如狮”的藏獒大为惊叹,并将其引进欧洲,后被王公贵族用来斗牛、斗虎、斗狮。相传,英国著名的斗牛犬就有藏獒的基因。在藏区,千百年来藏獒都被誉为安全卫士和守护神,其中的精品被训练成战獒,更是代表着权势和富贵,一般只有农奴主所有,而战獒之中的王者才是传说中的“紫麒麟”,它甚至成为一些藏区部族的图腾。藏民对藏獒的情愫并非形成于旦夕,而是祖祖辈辈同藏獒一起在艰苦的高原生活环境下,与天斗,与地斗,与野兽斗的过程中形成的天然情感。俗话说:“九狗一獒”,不是所有的狗都能够被称作獒。事实上,目前藏区纯种的藏獒已经很少,大多的往往是藏獒同当地几种犬杂交的后代,虽然外型酷像藏獒,但性格方面已有了本质的区别。即便如此,藏区仍然是狗儿们生活的天堂,无人猎杀,更无人捕食,它们成群结队生活在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以自然选择的方式决定着种群的数量。藏民仍然将狗视作朋友、家人和情感的寄托,同它们一起守护着这片圣神土地。   

许多年前,总队的一位老领导养了一只獒唤作“金龙”,身高可与人比肩,威严肃穆,强壮无比,算作一等一的藏獒,从而闻名整个藏区。据说,“金龙”是老领导的一个朋友送给他的。因被小孩子乱喂了东西身体急剧发胖,刚来的时候健康状况极差,随时可能一命呜呼。它趴在笼子里整天一动不动地喘粗气,但是只要有人接近他就会发出狮吼虎啸般的叫声以示警告。有个胆大的战士用一根木棒伸进笼子里想挑逗它,“金龙”顿时发怒一口下去就把擀面杖粗的木棒截为两段,让人不寒而栗,再不敢在它面前造次。在老领导的悉心照料下“金龙”的健康状况逐渐好转,同时又给它进行减肥锻炼,“金龙”恢复了原有的飒爽英姿,并将老领导作为自己的主人极尽忠心和亲热。后来,老领导调总队任职,“金龙”也要跟过去。有个战友回忆说,当时运载“金龙”的东风车是他开的,一路上“金龙”在车斗的铁笼里上蹿下跳,整个车都在颤抖,它的力量之大真是让人无法想象。来到拉萨后,“金龙”入住新建成的总队培训基地农场,自此它以其卓越的风姿,纯种而优良的藏獒特征名噪一时。找“金龙”配种的,来观赏的、对比的络绎不绝,名贵藏獒一时云集拉萨西郊,这才逐渐形成了今天总队藏獒驯养基地的雏形。要说“金龙”是总队藏獒驯养基地的始创者一点都不过分。多年后,老领导提任总队首长。某省总队也想驯养藏獒,便向老领导恳求以高价购买“金龙”,为他们的藏獒驯养打下好的基础。碍于兄弟总队的情面,再者考虑到总队藏獒驯养基地也已发展起来,老领导决定答应他们的要求,于是就谈好了交易的价格,定好了运走“金龙”的日期。可是,令谁也没有想到,自那以后“金龙”便一病不起,在运走“金龙”日期到来的前几天,这只品质优良,忠诚可亲,功勋卓著的藏獒便一命呜呼了。事后,一些有经验的藏獒饲养者说:真正优秀的獒,很忌讳主人对它进行定价或者买卖,也许“金龙”正因为如此才提前离开的。   

当然,在我们中队也有一头藏獒,起名“黑子”,是一名老兵从家里带来的。由于怕影响部队日常训练生活,领导只同意将“黑子”拴养。于是“黑子”便被挂上铁链,拴在营房后面靠近墙根的地方。刚开始不知道“黑子”是否同意,反正我来到中队后,它就呆在那个人迹罕至的角落里,周围的土地精神病常识已经被磨成黑油油的,由于终日不见阳光,显得潮气很重。它很少发出什么叫声,就像中队的其它固定资产一样,有时所有人都会把它忘掉,甚至忘记喂它食物。我也只有在楼上透过背阳的窗户欣赏完远处的风景时,才会低头去注意一下它,它或[辅导资料]2014蜷卧,或慢慢的走动,或昂起头看着我发呆。暑去寒来,那曲的冬天令人望而生畏,那凌冽的寒风,刺骨的低温,足以改天换地,却没有改变“黑子”的生活状态,当身上披上白色的冰霜,它要做到只是爬冰卧雪,当风雪翻卷贴身的绒毛,它依旧迎风而立任身上长毛随风飞舞。它威武冷峻的神情似乎对世间的一切早已漠然,可事实却并非如此。一天晚上,一位早年退伍的老兵来到我们部队,说是拜访某某,于是我们就陪他泡茶聊天。他说要走,我们降阶相送,丝毫不觉有何异样。当我们刚刚转身回到宿舍,便听到“黑子”浑厚粗矿的吼声,而且越吼越大,痴楞间哨兵已跑来报告:那位老兵在偷油。我们急忙来到院子里了解情况。原来,这位不争气的老兵近期已经是多次来到我们营区,用我们废弃的铁桶从车辆中顺出柴油,封存后随意丢弃在无人注意的角落,几次下来已有七八桶。平时,大家即使看到了也以为是厨房用完的食用油桶,谁也没有去注意里面装的是什么。这次,他来的目的就是要将这些偷来的油扔出墙外,用车拉走。可他异样的行踪却没能逃过“黑子”的双眼。“黑子”以它敏锐的洞察力,为中队挽回了几千块的损失,也解开了大家对中队车辆油耗过大的疑惑。今年年初,我们搬到了新营区,环境变得宽敞,设施也更加规范完善,于是就像支队申请将黑子放养在营区,并得到了允许。现在的“黑子”已是营区一名合格的“哨兵”,每天都在岗亭旁职守,它认准了门前的黄线,只要有穿便装的陌生人逾越就会狂吼警告,以观后效,至于黄线以外的辖区它却不管不问。此外,“黑子”还经常为我们驱赶误闯营区的牦牛、马匹、野狗等,其领地意识和责任意识备受中队官兵推保定哪所大学动漫专业崇。   

在西藏人和狗之间的情感是亲切的、至诚的,杀狗、虐狗、吃狗肉在藏民看来更是不能想象的。我中队有个副队长叫顿珠,是真正的康巴汉子,从小酷爱养狗,他家里就有一头藏獒,据说有人出价200万想买,他和家里人都没有同意,因为他们觉得那难以割舍的感情更加珍贵。据说,有一次他和朋友夜里开车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IC Test Forum Inc.

GMT+8, 2019-1-22 20:09 , Processed in 0.522185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