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25|回复: 0

二班的莫颖慧y1fjeb51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5-9-28 22:01:58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忆中的莫颖慧,只有一个镜头。1997年微阴的春日里,榆叶梅红色的花枝伸出铁栅栏,她穿着绿色的背带裤,棕栗色的长发斜散在胸前,小心翼翼地夹着腿走路,尽管如此,丰满的胸部和臀部还是随脚步晃动。
    这就是她的模样,我记不得她的脸孔,甚至连她的名字也很有可能记错。她只是我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如果不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语文老师小孙,也许我都不会认识她。那时,小孙总是在点免费医疗服务范围扩大到妇女儿童评完作文后说:咱班的王玉,和二班的莫颖慧,以后好好培养,可以当作家。
    每次听到这话,我都趴在课桌上,难堪得不想抬头,不只是因为读初一、初二的我,只喜欢看动画片,当作家比当科学家更遥远,更是因为,我实在不愿意和莫颖慧相提并论。
    她可能比我们大几岁介绍食疗是如何治疗脂溢性脱发,也许是微胖,也许是发育,身材已经很丰满。她很少穿肥大的校服,总是穿着背带裤,遮掩着过于丰满的胸部。她的头发总是变着花样梳着,身边总会围几个男生。莫颖慧不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我的班主任老杨,更是提到她就咬牙切齿,因为她数学太糟了,不但在数学课上慢条斯理地编着发辫,更是把周围男生吸引得无心听课。她是名声不好的女孩,女生之间窃窃流传着她的新闻。
    而我是老杨喜欢的好学生,又高又瘦,穿着深蓝色的校服,留着齐耳短发,门门成绩都优秀。作文对我而言,不过是要努力学好的一门科目,我实在不理解,小孙为什么会长篇累牍地点评我的作文,还要把我和莫颖慧放在一起表扬,这种表扬,在我看来是一种羞辱。
    还记得,小孙有一次点评莫颖慧谈乙肝小三阳初期症状的作文《我的小屋》藕荷色的花瓣像月光一样洒满了被面,我把被子轻轻铺放在小竹床上,月色就充盈了小屋,今夜可以拥着花香月色入眠了。对读初二的我来说,这文字写得晦涩而矫情。而女人味的矫情,在重点中学里,总是与流言蜚语联系在一起。哪怕是莫颖慧和我的作文,登在校报的同一个版面,也会让我有些难堪。
    初三开学的时候,我补了几天几夜的暑假作业,赶到学校报到的时候,大家都在低低地传着一个消息:莫颖慧死了,是,她服了毒鼠药。有人说,她写不完暑假作业,所以了;有人说,她觉得学习太累;有人说,她怀孕了;有人说,她很早就想了;也有人说,她天生就不正常
    然后,很快大家就忘记她了。后来我考取了重点高中,只是怎么努力,60分的作文都考不到45分,我学了理科,读大学读研读博士,一直读了下去,除了说明书和文献,几乎不读任何书,也不写实验记录外的任何文字。某年,在老家教委门口遇见了老杨和小孙,他们都因为私自给学生补课而受处罚。老杨快退休了,轻微中风,她不记得我了;小孙谢了顶,咧开嘴一笑,露出被烟熏得焦黄的牙齿,也不是当年教我们作文时,那个年轻大学生的模样。
    北京的蔷薇花,五月最好的时节,这么繁盛甜蜜地开着,粉粉嫩嫩,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不能存留。这个时节,离我最后一次见到莫颖慧,已经过去了整整14年,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地记起她来。这些年,很多人变了模样,而她,一直是榆叶梅和蔷薇的枝蔓下,灰色的教学楼中间,那个穿着绿色背带裤的女孩,小心翼翼地夹着腿走路,胸部依然在晃动,出来如花,又被割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IC Test Forum Inc.

GMT+8, 2019-1-22 20:31 , Processed in 0.588204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