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39|回复: 0

黑色的记忆,黑色的八月 3cl3awlg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5-9-21 00:38:33 |显示全部楼层
黑色的记忆,黑色的八月
二零零四年初,带着对海南的向往,我只身去了海南。到了海南我就被那里美丽的风景住了,我想在那里干点什么,就在海口盘下了一个店,做起了从事十几年的理发生意   

  初到海南什么都很陌生,做事也很艰难。南北方不光是地域和生活习惯的差异,就是理发的手法也有差别。一个朋友介绍了在海口有些名气的理发师傅给我认识。这个理发师傅是安徽人,脸上有一道疤,看起来有点怕,但南方人的性情还是比较温婉,慢慢的我消除了对他的恐惧。这个师傅教了我一些理发方面的技巧,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有人指点也是一件幸事。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理发店生意慢慢的好起来,我的心情也随之开阔了。   

  生意的好转,客人的增多,让我有些忙碌,那个安徽的理发师傅就介绍他的徒弟小林来我店里帮忙。那一年小林二十四五岁,瘦瘦黑黑的,海南乐东人。因为海南人的诚实本分,小林工作起来又很努力,所以对他还是很满意的。   

  六月初,小林说是去一个朋友那里,请了几天假。小林从朋友那里回来后,比以前更勤快,还时常帮我做饭,能有这样一个雇员我也很开心。但我总觉得哪不对劲,并且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去医院检查也没查出什么毛病,点滴也不见好转。八月份的时候,我竟虚弱的连一个头都剪不下来。看我身体已经不能撑起这个店,小林对我说要我把店兑出去,他有朋友要兑,但价格很低,我不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头晕的也厉害,连走路都有些困难。没办法低价我也得把店兑出去了。我和小林说起兑店的事,他满口答应,后来又说没有现钱。从小林的举止,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我开始观察小林,并感觉他给我喝的水有问题,我就偷着拿了一瓶水去防疫站检查,防疫站的工作人员说他们不具备这个资质,拒绝检查。我求助朋友,也是无济于事。那个时候我的神志已有些不清,去公安部门报案,他们把我当成精神病,不予理睬。小林又催促我拿出店面租赁的合同,我害怕就带着租赁合同逃到朋友家躲避。我那时候吃东西像饿鬼一样,吃相难看,神志异常,朋友也怕不敢收留。无奈我打电话给在广东的哥哥,哥哥知道后扔下了在广东的工作到了海南,赶走了小林,把我送回了老家。   

  离开海南的时候,再回头看那片美丽的土地,突然间感觉那是一个漂浮在空中的海市蜃楼。美丽的景色下,隐藏着罪恶。我离开海南的时候是二零零四年的八月,一个黑色的八月。   

  回到家里,所有人都把我当成疯子,我说什么都没有人相信,同时婚姻也走到了尽头。身体的摧残还没有结束,精神的摧残又袭来,我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吞食了大量的安眠。昏睡了一天一夜后,我竟奇迹般的睁开眼睛。但一切都无可挽回,二零零五年的春天我被赶出了家门。   

  那时候我的身体还没有好转,整个胸膛像火一样燃烧,精神也不正常,孩子又处在叛逆期,日子非常艰难。苦熬了七个春秋,孩子上大学了,我终于轻松了。   

  在海一南的一切在我心里一直是个结,我忘不掉,我一直想查个清楚。2011年年末,我又去了海南,但一切都不是原来的样子。高楼林立,人海茫茫,我到哪里去找过去的影子?在海南停留了一段时间,无功而返。但心结让我寝食难安,二零零四年的八月,我又去了海南,这一次我从朋友口中证实,在海南的少数民族有一种,能让人丧失心智,摧残人的身体。我一下子明白了,小林当年下的就是这种,目的是想吞占我辛苦支撑起来的店!多年压在心底的疑团有了答案,我如获至宝。然而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时隔十年有余,所有的证据都已被时间淹没。想让那个下的坏人接受法律的制裁真的太难了,我一个弱女子哪里能办得到呢?欲诉无门,心只能在往事的记忆力里滴血。   

  今天一个弱女子把这个埋在心底十年零八个月的黑色的记忆公之于众,是希望能得到法律界的关注,祈盼法律界的人士能伸出援助之手,让那个逍遥法外十年有余的人绳之于法,以彰显法律的尊严!更给那些心怀不轨、图财害命的人敲一个警钟!让离家在外的游子不再有我这样的遭遇!   

  弱女子热切的祈盼着......   

     

     

本文章来自白癜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IC Test Forum Inc.

GMT+8, 2019-2-24 00:35 , Processed in 0.30618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